当前位置:主页 > 足球可以打水吗 > 正文

一场大学生足球比赛用上了自制“VAR”

时间:2020-07-30 06:1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核心提示

学生自己的3部手机,还有3台笔记本电脑,再加上一套去年在网上花一百多块钱买的简易耳麦,既非985也非211的西华大学在学校传统的足协杯决赛上用上了自制VAR,比赛瞬间高大上起来...

  学生自己的3部手机,还有3台笔记本电脑,再加上一套去年在网上花一百多块钱买的简易耳麦,既非“985”也非“211”的西华大学在学校传统的足协杯决赛上用上了“自制VAR”,比赛瞬间“高大上”起来——这是件新鲜事,专业的VAR系统在欧洲足坛试用多年,去年俄罗斯世界杯前国际足联才宣布开始在各国联赛中全面推行,中国体育产业链条当中最大的一个IP——中超联赛,就是从2018赛季开始应用VAR,有了VAR的帮助,以往常见的明显的错判和漏判,确实减少很多。

  VAR全称是“视频助理裁判”,系统本身不作出任何判罚,只是借助科技手段给球场上的主裁判提供判罚依据,而为了避免VAR抢走主裁的“风头”,通常来讲,只有涉及进球、红牌和点球这3种重大情况时,操控VAR系统的视频裁判才会通过耳麦向主裁判进行判罚提示。

  2019年12月13日在西华大学足球场进行的该校本年度足协杯决赛,VAR就成功帮助主裁判完成一例关键判罚——当时留学生队进球,但边裁举旗示意越位在先进球无效,坐在场边第四官员席上的视频助理裁判及时向主裁提示,此球并无越位。经过5秒钟的交流,主裁判跑到场边观看录像回放,确认进球有效。

  耳麦,1个主裁、2个边裁、2个底线个比赛监督(第四官员),3个视频助理裁判——这样的专业架势,足够让人看到西华大学学生对足球的热爱和尊重。

  刘一繁是学校足球协会的骨干,也是这场比赛的主裁判。这位西华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说自己要努力考研,继续学法,将来当一名法官,或者律师,所以在学校里面当足球裁判的时候,他能够深深体会到“执法”的感觉,“公平公正,还是公平公正,只有公平公正。”

  “其实我现在是学校里唯一一名二级裁判,学校请成都市足协裁判部的讲师来学校给我们做过培训,然后我去考取了二级裁判证书,学校里喜欢足球的人很多,考到三级裁判证书的同学大概有20个。”刘一繁说:“就是因为太喜欢足球了,所以不管是在校队踢球,还是在比赛里当裁判,我都努力做到专业。”

  “最开始好像就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。足协杯决赛前一天半决赛的时候,我当第四官员,我们学校足球协会的会长问我,决赛是不是要用耳麦。耳麦是去年买的,我们买了两套,每套4个话筒,非常简易的那种,但很有效果,场上主裁判和边裁交流,不用像过去那样要跑过去喊话了。”刘一繁说:“他提到耳麦的时候,我突然想,我们能不能干脆自己做个VAR用一用,因为从技术角度讲,就是拍比赛视频然后在需要的时候迅速回放,并不算太复杂。”

  有了这个想法,这套“自制VAR”就已经成功了一半——就从半决赛结束到决赛开始前短短一天时间,裁判组就琢磨好了如何安置VAR:足球场正对面的第二教学楼楼顶是开放的,可以用支架架设一部手机拍摄高角度的比赛大全景;足球场两边球门侧后方,各放置一部手机拍摄禁区里面的情况;这3部手机都用直播软件开直播,3台电脑放在第四官员席上,使用自带的录屏功能对3部手机的直播进行录屏,“一共用了3次VAR,第一次是开场第1分钟,判定了一个禁区里面不存在的手球。第二次就是下半场那个进球,边裁举旗示意越位,我吹哨判定进球无效,但视频裁判通过耳麦提示我稍等一下,他说他感觉没有越位,需要回看。还有一次就是终场前,也是一个越位判罚。最后算下来,VAR没有打乱我们的比赛节奏,而且用这个系统,大家都挺兴奋的,包括参加比赛双方的队员。”

  遗憾当然也有——刘一繁还嫌这套自制的VAR不够专业,因为3台笔记本电脑中有2台耗干了电量,最后只剩1台电脑在寒风中坚持工作,“未来可能会考虑向学校申请借用更加专业一些的设备”。

  对从小就带着弟弟在成都体育中心看四川全兴队比赛的邓力来说,学生们自制VAR这件事让他感觉“舒服”,“我们搞草根足球,校园足球,实际上也是一种教育手段,通过足球比赛,培养学生们的规则意识,告诉他们要公平、要公正、要诚信。学校里面的比赛,学生们经常热血上头,情绪激动起来不好控制,尤其是对裁判判罚有意见的时候,所以我们努力去改变这种情况,像学生们自制的这套视频系统,对于明显的犯规判罚,完全可以让大家信服。学校里喜欢足球的人很多,我们明年还要组织教职工的5人制比赛,让学校的足球土壤再肥沃一些。”

  近年来中国足球的发展轨迹始终曲折,管理者不断试用各种“速成”政策,无一例外遭受挫败,所幸在金字塔低端,还有千千万万像邓力和刘一繁这样真正喜欢足球的“草根”,他们谈起足球,无非“认真”两字。

  “我今年夏天跟着教育部校园足球教练员赴英国留学项目到了英国,看了顶级的足球比赛,也看了很多低级别的比赛,当地的业余联赛,我最大的感觉就是人家太认真了。”邓力说:“给我们讲课的70多岁的老教练,跪在地上拿着战术板给我们分析战术,他也不是要表现自己,他就是觉得这样能让我们看得更清楚,更能明白他的意思,跟这样丝毫没有功利心的人接触多了,自己也会有很大变化,就想要用加倍的敬业去影响自己的学生,特别是通过足球训练,让学生们真正去爱足球,而不是把足球当工具去达到一些个人目的。”